性工作者应该被歧视吗?

      发布在:碎碎杂谈      评论:0 条评论

关于这个对性工作者的答案,我想,由一个真正见过性工作者的人来回答是否更妥当呢?

再高明的理论,再严密的逻辑,恐怕也推导不出来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。

和没上过战场的人说打仗,和没破处的男人聊姿势,恐怕有点平淡无味,全凭想象了吧。

我因为工作原因,这些年见过不少性工作者,也真真切切和她们聊过,但不知某兄台侃侃而谈的勇气从何处来呢?莫非兄台也接触过性工作者?这就不对了呀,我以为兄台一直在象牙塔中美玉无瑕,洁身自好着呢。

自己答自己的看法本也无可厚非,但看到别人的答案,一定要用自己领域的知识硬答出个海阔天空,还要对别人的答案指手画脚,可能就有点不厚道吧。

公知的纸上推演固然重要,我想知乎的意义更在于多倾听别人的经历和想法,不是吗?

你听说过帝都的野模兼职圈吗?

大家可能都听过没见过,她们平均都是一夜1万到几十万不等,白天偶尔出来当模特,晚上出来“工作”挣钱的超级大美人。

就算白天和你擦肩而过,你也只能看着她们甩着大长腿,穿着各种时尚小热裤从你身边匆匆走过,以为她是顶级模特或者艺术学院的学生,根本猜不到打扮入时,干干净净的她是做这一行的。

我曾经见过一位。

就是在某国内一线男星被朝阳群众抓到那次行动,

那是一场全帝都的大规模扫黄,刑警队,派出所,总队无所不用其极,运用各种资源对野模圈进行了打压。

我们刑警队也参与了这次行动。

那天,我们在“朝阳群众”的帮助下抓到了一对野鸳鸯。

男的是一个某部里的处级干部,50多岁,抓到的时候身上带着几十万港币和人民币。还有一些美金。他说自己下个月退休了。

女的比较神奇。

她把自己整容整成了陈好的模样,还弄了一张假身份证,对外自称陈好。

包夜每天10万。

男的找她来作陪时,她正在香港购物,听到后,自己打飞的来的。

两人白天逛街,自己买自己的。

等到晚上办事之前,男的先拿十万现金给她。

我们抓到他们时,俩人已经快活了一个礼拜了。

男的很快退休了,心情不好,所以不想上班。和单位请了一个月,直接拿着上百万现金出来玩。

女的就一直吴侬软语,循循善诱,殷勤作陪,让他开心。

当我知道这个女孩的学历时,我被惊呆了。

她是某年重庆一个区的文科高考状元,后来考进了某大法律系!

后来大三从学校辍学,直接全职干这个。毕业五年,现在北京,上海各有一套房产,自己还有几个做彩妆的买卖。

以下,是在讯问室里我讯问她的过程。

她已经二十九岁了,虽然对外自称陈好,但谁都能看出来俩人不一样,除非是脸盲。

但确实长的很迷人。她该瘦的地方瘦,该胖的地方胖,穿着小短裤和紧身体恤,美丽的曲线让人充满遐想。

尤其她上过大学,自然带着一种见过大世面的睿智和从容。

因为她曾经给一个富二代介绍了一个姐妹,所以被批了一个介绍卖淫罪的刑事拘留。现在只等着进拘留所,正好闲来无事,我便和她聊了两句。

“如果你大学念完了,应该现在是个法官或者检察官吧。”我问道。

“我家里很穷,我不想一直穷下去。”她高挺的鼻梁往上翘了翘,带着点挑衅一样的看着我。

“你家里人知道你做这个吗?”

“知道,早就知道了,虽然我没明说,但是我已经给重庆老家的爸妈买了房子,车子,而且还不上大学了,他们当然知道。我爸已经不和我说话了,每次回去我妈只说让我小心点。”

她一丁点愧疚后悔的表情都没有,一脸的坦然。我这招攻心夺气直接打到了空处。

“你就不怕得病吗?”

“我什么价格你也知道,能找的起我的,非富即贵,他们比我怕死,再说都是熟人,都是比较规矩的。”

“你就没想过要找个男朋友正常结婚生孩子?你这么漂亮,又有高学历,何愁找不到有钱男朋友?”

“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,看过这么多人了,一般的男人我没有耐心陪着他成长,爸妈还在农村受苦。婚姻嘛我没有信心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我有点被她牵着鼻子走了。

“婚姻的本质是什么?你看过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吧。婚姻是私有制的产物。为了稳定的二人关系和后代,用这层关系延续你的财产所有权,在你老的时候有所依靠,本质上是一种保险。你打开婚姻法,整个书里面其实就只有一个字,一个钱字。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保险,你见过哪个雄性动物在交配之后愿意一直守在雌性身边照顾她,陪着她养育后代?早就一溜烟跑了。所以男人是靠不住的。我只相信我自己”她嘴角一抹笑容,似乎想嘲笑些什么。

不愧是法学系的高材生,这一轮组合拳打的我有点蒙。

“马克思说过,婚姻是变相的卖淫。如果消灭了私有制,这个社会就不需要婚姻。你看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,结婚年龄就越大,就是这个道理,所以我不打算结婚。以后找个孩子抚养长大,或者代孕一个,总之我不想让婚姻束缚我的自由。”她有点激动,自顾自的说了下去。

“你就认识不到你这是不道德的行为吗?你出卖了你自己的身体,你还能说自己很自由?”

我身边的实习生小琪也听不下去了。

“道德?道德不过是统治者维护自身利益和地位的借口,穷人们把善和恶赋予到各种随机和混沌当中,给自己信心和希望。其实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善恶?至于我自己,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法律里面广义上的卖淫者。只要是卖淫,通常都不免夹杂着威逼利诱,强买强卖。但是我嘛,都是他们求着我。我一开始没得选,但现在都是他们求着我。看不上眼的我还不陪呢!隔壁屋这个老李就是和我聊的比较好的,我做生意的时候也帮我不少忙。”

同样学习法律的我,明知她是歪理,然而竟然什么辩驳她的话也说不出。

“那你也是犯了法,不管怎样你也要负责任了”

小琪气呼呼的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“我这种你们判不了多久了,八成是取保候审。我懂法。”

她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小琪生气的表情。好像打赢了一场战斗。

“”他知不知道你不是陈好?“”

“”他早就知道了,我这个假身份证不是对付他用的,是对付别人用的。老李是我大师兄,我第一个认识的圈里人就是他。你们男人真是有意思,自己就能把自己骗了,其实他们很多都知道我不是,但就是愿意花这个钱,把我当替代品了。“”

“你辍学有没有后悔过?”

她似乎想起了大学的时光,眼里有一瞬间的柔软。

“最开始我上大学的时候,全村每天到我们家里来道贺,爸爸脸上褶子笑的都快展开了,我很开心。来了大学以后,我还是很努力,想继续我的荣耀。结果来了以后,才知道,全世界最势利眼的人都在大学校园里。室友们每天聊天就是在吹自己家里多有钱,多大官,去过哪。我从来默默听着插不上话,心里像是有一股火在烧。那时候全班几乎都换了苹果手机了,只有我在用几年没换过的诺基亚。那时候不是老是用诺基亚开玩笑吗?上课的时候,总是有人拿诺基亚笑话我,我几个舍友也在我喜欢的那个男生面前对着我的手机指指点点。我不甘心。大二那年我初中同学聚会的时候听说有人干陪酒,我就跟着去了。几次我就成为了大场子最好的头牌,我从小到大做什么都要最好!我那时候白天上课打瞌睡,晚上打车去陪酒到凌晨,没几天就挣了几万块。谁知道我换上了新衣服,新手机。他们又开始背后说我被包了,我是二奶。我要气死了。因为我知道他们都是嫉妒我,我比他们漂亮,而且比他们有钱。所以我一不做二不休,我就是要让他们嫉妒,让他们看着我越来越好!”

她脸色有点潮红,眼睛里混合着痛恨和兴奋的光芒。

似乎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,她很快控制了自己的情绪,又恢复了蔑视一切的样子。

“劝妓女从良,逼良家妇女为娼。你们男人那个德行真是让人恶心。竖了那么多规律,就是以给别人戴绿帽子为荣,以别人给自己带绿帽子为耻。不就是为了自己那点脏事?别管在外面什么样,一上了床就变成猴一样。一个大学教授四十多了,每天给我讲大道理劝我改变,还特么不是没钱,想不花钱多玩两回。有一次我听烦了,一起身就想走,他赶紧过来又是求我,又是作揖,还打包票说自己没病,想不带套,我简直快吐出来了。”

我虽然没说话,可我心里觉得她很可怜。我没让她在接着说下去。

我心里很想和老李聊聊。

纪委还要一会才能来。

我跑到了老李的屋里,毕竟这样的嫌疑人不是天天能遇到。

老李更是一脸无所谓,连装都懒得跟我们装。

“人一辈子就这么几年快活时光,以前光捞钱了,平时不敢花不敢玩,现在马上退休了。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“如果可以的话,男人愿意把一生的射精快感连在一起快乐而死。”

他冲我眨眨眼睛。

“这是你们大领导侯马的诗吧。”

以后就这样吧。认命了。他闭上了眼,不愿意再和我聊了。

开始你的战斗!!!